? 從自然資源到大宗商品——全球油、沙爭奪史
足彩胜负彩新浪对阵表 12102足彩胜负彩 足彩胜负彩18102期专家推荐 9月足彩胜负彩 中国足彩胜负彩开奖 足彩胜负彩怎么玩法 足彩胜负彩都买要多少钱 足彩胜负彩比分直播 足彩胜负彩半全场 18120期足彩胜负彩开奖 足彩胜负彩开奖结果 足彩胜负彩奖金怎么算 足彩胜负彩18133期分析 365足彩胜负彩 足彩胜负彩18126赛果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今天是2019年05月24日 星期五

從自然資源到大宗商品——全球油、沙爭奪史

最新高手視頻! 七禾網 時間:2019-04-18 14:17:55 來源:花街掃地僧 作者:曾心怡

油與沙的故事,要從上億年前開始說起。

那些史前海洋生物并不會想到,自己腐朽的皮膚和骨骼最終將會搖身一變,成為價格高昂的“黑金”。那時的巖石也不會知道,當風和水將它震個粉身碎骨,生成的沙子將會成為億萬年后全球消費量僅次于水的商品。

自去年年底遭受重挫以來,國際油價在OPEC勠力減產的提振之下一路走高,美油、布油年內漲幅均超過30%,分別站上60美元和70美元的相對高位。

聊產業、做金融,上潮汐!

相比于每噸接近500美元的石油,沙子的價格可說是微不足道——在美國市場,每噸價格不到9美元,在其他地方則更為廉價。

就體量來看,聯合國環境署此前數據指出,全球每年至少要用掉500億噸沙子,而石油用量僅有40億噸。如此看來,石油和沙子一貴一賤一稀一多,可謂存在天壤之別。

不過,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中東政治學教授Laleh Khalili在文學雜志《Lapham& #39;s Quarterly》最新一期春季刊中撰文指出,油與沙仍有一些共通之處:中國同時是這兩種商品的全球最大消費國,而且它們的商品化與貿易能夠反映出全球不平等與生態掠奪兩大現象。

油與沙從自然資源變身大宗商品之路,離不開海上貿易的大規模擴張。

先看石油,起初扮演的角色是船舶燃料——煤炭的替身,后來則是隨著 “開放登記(允許外國船舶在本國登記注冊)”和“方便旗(一國商船不在本國而在它國注冊,不懸掛本國旗而懸掛注冊國國旗)”的出現,成了企業牟取暴利的工具。

當時,許多歐美公司都選擇掛上一些監管松懈、課稅較低的國家國旗,以便“為所欲為”提高利潤。但與此同時,油輪上的種族分工日益明顯,勞工階層分化也進一步加劇。

已故希臘船王、前世界首富亞里士多德·奧納西斯(Aristotle Onassis)曾試圖游說沙特政府來獲得運輸沙特石油的獨家特許權,以此顛覆沙特阿美對石油運輸的壟斷。

聊產業、做金融,上潮汐!

納西斯與前妻、前美國第一夫人杰奎琳·肯尼迪,圖源:獨立報

但最終,擁有沙特產油特許權的沙特阿美選擇提起訴訟,裁決結果則是,產油特許權賦予了沙特阿美一定程度的主權,免受沙特對本國石油行使管轄權、控制本國貿易的運營和管理的影響。

由此,西方石油公司的霸主地位一度有所恢復。與此同時,沙子也漸漸被人類開發出了全新的用途。

隨著人類社會工業化與城市化的蓬勃發展,原本作為海運船舶壓艙物的沙子開始被用于填海造陸、建造混凝土建筑以及提取硅土制造電子產品。

目前來看,建筑業仍是沙子消費量最為巨大的行業。盡管價格比不上石油,但因為需求巨大,工業、填海用沙仍有相當可觀的利潤空間。

2016年底,《金邊郵報》記者曾注意到, 柬埔寨與新加坡的貿易數據存在矛盾:新加坡海關記錄顯示,從柬埔寨進口的沙子價值7.5億美元,但柬埔寨官方公布的出口額僅有500萬美元。

聊產業、做金融,上潮汐!

寨暴利/暴力采沙,圖源:hakai magazine

顯然,廉價的沙子已經被資本巧妙的金手指“點石成金”,追逐利益的商人正在通過或合法或非法的手段掠奪柬埔寨、緬甸等擁有豐富河流地形的國家。

如此不顧一切的開采之下,這些國家的海岸線被侵蝕,海岸動物棲息地遭到破壞,失去了海灘和農業的繁殖力。

再從另一個方面看,油與沙的命運也在相互交纏——開采頁巖油所用的水力壓裂法需要大量特定用沙,即壓裂砂。這種沙子的最佳儲層就在北美五大湖地區,而美國既是壓裂砂最大生產國,同時也是最大消費國。

美國能源信息署(EIA)此前數據顯示,在頁巖油產量的推動下,美國已成為全球最大的原油生產國,2018年的產量接近1100萬桶,打破了1970年創下的年度紀錄。

但是,隨著整個頁巖油行業爆炸性增長,輸油管道也在不斷建設增加,活動人士和當地土著卻對其頗有微詞。有環保團體認為水力壓裂開采原油會造成地下水污染,并增加德克薩斯州、俄克拉荷馬州等地的地震次數。

在Khalili看來,油與沙本身是當地和全球共同擁有的社會商品,在貿易的推動下遭到進一步分配。這一場爭奪戰引發了巨大的爭議,而人類和生態環境都成了受害者——前者飽受不平等問題困擾,后者慘遭掠奪和破壞。

以下為Laleh Khalili文章《A World Built on Sand and Oil——When natural resources become essential commodities》全文,華爾街見聞編譯:

聊起全球貿易,油與沙通常并不會被相提而論。石油是工業與交通的引擎,是取暖和照明的燃料,也是推動全球政治的烈酒。在筆者撰文時(華爾街見聞注:應為今年年初),盡管國際油價徘徊在每桶50美元左右(或略低于每噸400美元),石油仍被認為是寶貴之物。

相比之下,毫不起眼、普通平凡、經常遭到忽視的沙子則是全球消費量僅次于水的商品。沒有沙子就不會有混凝土、玻璃和電子器件。根據聯合國環境署的數據,全球沙子每年的用量(通常與砂礫一起計量)至少達到500億噸,而石油用量僅有40億噸。但人們通常并不認為沙子存在價值:其貿易范圍通常在國內而非全球;每噸沙子在美國市場的價格不到9美元,在其他地方則更為廉價。

但是,油與沙也有相似之處。中國是這兩種商品的全球最大消費國,緊隨其后的美國則是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費國和世界第三大沙土消費國。由于市場價格波動,原油通常會是全球出口額最高或是第二高的商品。當前相對較低的價格就讓原油出口排在汽車出口之后,位列第二。

2015年末,美國政府解除了長達40年的國內原油出口禁令。自那以后,美國積極重返國際油市,并成為僅次于沙特和俄羅斯的全球第三大石油及其精煉產品出口國。(盡管美國是世界上最大產油國,但因為大部分都用于自給自足,因此它并非全球最大石油出口國。)

而絕大多數沙子貿易都在各國國內進行,中美兩國都從自己的領土上開采建筑和工業所需用沙。但值得一提的是,新加坡是全球最大沙子進口國——這個國家在填海造陸項目中使用了巨量的沙土。

在另一方面,油與沙也具有一定一致性。它們的商品化與貿易反映出的是全球不平等與生態掠奪兩大現象。

油與沙的形成都經過了成千上億年,一種是史前動植物變作化石的產物,另一種的誕生則是因為巖石撞上風與水留下了碎片。焦油和塵土都是劣質材料的象征,但在它們成為工業化與城市化的關鍵角色之時,巖石被炸開、油井被鉆進地表深處、河流遭疏浚、海灘被推平,自然資源也就隨之轉換成了商品。

油與沙在全球貿易循環之中無情擴散的現象讓我們了解到了生產方式的轉型、以殖民為名義的剝削以及人類對全球環境公地的肆意破壞。本文意在指出尋常事物的商品化究竟會對身處此時此地以及半個地球之外的人類產生怎樣的影響。

環視四周,人們總會不可避免地發現含有沙子的物體、地方和其他東西。人類將沙子從某一處的河床或海底挖出來,又倒在另一處的灘涂上,就像憑空從海中變出了陸地。沙子和砂礫被用于制造混凝土,而混凝土正是當今世界上使用最廣泛的建筑材料。

沙子、砂礫再加上焦油,瀝青就誕生了。從沙子當中提取的硅土被用于制作各種級別的玻璃,還有用于電子產品的半導體和集成電路。開采頁巖氣時采用的水力壓裂法也需要用到沙子。

世界的城市化、電子產品產量的飛速增長以及窗戶、玻璃纖維、手機屏幕等一系列玻璃制品的廣泛使用都增加了市場對沙子的需求。不過,沙子消費量最為巨大的行業仍屬建筑業。

縱觀人類歷史,沙子和砂礫被用來建房、鋪路、制造玻璃器皿。古代的不朽建筑——中國長城、古羅馬的溝渠與競技場、美索不達米亞和美洲的金字塔——要么是使用了早期版本的混凝土(沙子、砂礫再混上一些粘合劑),要么就是用了由沙子和黏土的混合物制成的燒制泥磚。

用于建造埃及金字塔的巨石被拖上沙床。薩桑王朝(即波斯第三帝國)使用了玻璃切割技術。而在近兩千年前,由石英砂和火山灰制成的窗玻璃盡管不夠透明、又小又厚,但已經在羅馬時代的亞歷山大港為人所熟知。

直到近代早期,玻璃窗格都和其他許多技術一樣,都是為隸屬上層的神圣和世俗機構所保留的,如大教堂、清真寺和宏偉壯麗的行政建筑。金碧輝煌的圣索菲亞大教堂建于公元六世紀,其圓頂的巨大玻璃窗格為其增色不少。

聊產業、做金融,上潮汐!

圣索菲亞大教堂,圖源:istanbultourstudio

近代早期的城市化加速了城市及各大干道(能使城市內部及各城之間的循環流通有利發展)擴張的必需品——沙子和砂礫的使用。但直到近期,這些沙子和砂礫幾乎都是在當地開采和運輸。無論是借由人的力量還是動物的力量,運輸如此沉重的貨物都要花費高昂的金錢代價,并且運輸速度緩慢。

直到15世紀之后,建材海運才初初起步,殖民主義致使全球海洋貿易的大規模擴張。沙子和砂礫并未被立即被認為是可以跨海交易的商品。人們之所以會在海上運輸大量沙子,其實是海運本身的一個副作用。未曾裝載貨物的船舶被稱為“空放船”:不載貨時,它們浮在距離海面過近的地方,船身容易傾斜。因此,船舶必須裝載壓艙物才能遠航。

在以煤炭作為燃料(煤炭同時起到壓艙物的作用)的蒸汽船發明出來之前,人們使用的壓艙物普遍是沙子、砂礫和鵝卵石,航程結束后就將其傾倒在半個地球之外的碼頭邊上。失去壓艙作用的砂礫和鵝卵石慘遭拋棄,隨后被用于鋪路、建造大樓和鐵路,并在19世紀的美洲、歐洲及其殖民地經歷了遍及整塊大陸的擴張。

時間來到20世紀,沙子與砂礫終于開始作為真正的商品來進行貿易。帶有大型窗戶的現代主義混凝土建筑蓬勃發展。隨著城市不斷擴張,包層玻璃也越來越流行。這一切都需要沙子貿易協調一致、組織有序,而非僅是偶然取用壓艙物。20世紀末,隨著電子產品的發明與應用呈螺旋式上升,市場對工業用沙的需求變得更為迫切。

并非所有的沙都是生而平等。沙漠中綿延數千英里的細沙,已在干旱的氣候條件下被風所侵蝕,過于均勻的形狀無法讓它們被制成好的混凝土。混凝土由水泥和沙子混合而成,其中沙子所占比重更大,大小和形狀不均勻的沙粒更有利于水泥進行粘合。水蝕沙粒形狀不規則且大小不一,因而成為了制作混凝土的理想材料。

在過去的五十年里,隨著市場對混凝土的需求激增和制造技術的進步,全球都對沙子如饑似渴。住宅、商業建筑、摩天大樓以及不斷擴張的遠郊都在吞噬混凝土。為了開墾土地,人們將河流疏浚的副產品、沙子和混凝土塊倒進海中,無中生有創造房產。巴林、新加坡等島國就是這樣將其陸土進一步延展至大海之上。

英國《金融時報》2014年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巴林王室旗下的一家秘密投資機構曾被授予海底土地的地契。填海造地之后,這些地方成了豪華酒店和商業建筑的開發地,也是引人無比垂涎的高價沃土。

有統計顯示,中國在2011年至2013年期間的水泥用量比美國在整個二十世紀所用的數量還要多。如果制造混凝土所需的沙粒至少是水泥的兩倍,那么,如今生產數十億噸混凝土所需的沙粒數量之大就更讓人難以想象了。

千百年來,從地下滲出的石油被用作燈具和加熱器的燃料,也是對付皮膚病的潤膚劑。早在19世紀中期,美國賓夕法尼亞州開鉆油井之前的十幾年,俄羅斯阿塞拜疆地區就已經開始通過手工挖井來工業開采石油了。石油作為能源取代煤炭地位的過程花費了近一個世紀。

這種轉變不是線性的,也不是決定性的,甚至也不是完全徹底的。這是與早期石油公司稱霸全球的野心密切相關的一場轉型。在美國大規模開采石油的同時,這個國家也逐漸崛起成為全球經濟的一大力量,并在美洲大陸、加勒比和太平洋地區進行殖民擴張。

大洋彼岸,英國利用巨大的煤炭儲量推動了工業化,還加速了其在亞非兩大地區的廣泛殖民。盡管英國一開始并未試圖控制石油產量,但這個國家擁有全球最大的商業船隊,可以跨海運輸其他國家的石油。隨著珍貴的煤炭產量逐漸減少,英國最終通過控制中東國家產油鞏固了在當地的實力。在一段時間內,使用石油作為船舶燃料也確保了英國長期以來的海上霸主地位。

聊產業、做金融,上潮汐!

英國石油(BP)前身盎格魯·波斯石油公司海上運輸部門British Tanker Company的第一艘油輪,British Emperor,1916年下水

在美國之外,石油儲量最為豐富的地區已經被大國宣布了主權:美國借由門羅主義(美國政府認為歐洲列強不應再殖民美洲或涉足美墨等美洲國家主權相關事宜)與大英帝國相爭的南加勒比海、“大博弈(the Great Game,大英帝國與俄羅斯帝國為爭奪中亞控制權而產生戰略沖突)”最終向歐美列強反布爾什維克浪潮讓步的里海盆地,還有英美兩國先后占據統治地位的波斯灣與東南亞。

在所有這些地方,石油開采都與殖民主義的勞動剝削制度、種族隔離制度息息相關。

已故沙特作家Abdul Rahman Munif的著作《鹽之城(Cities of Salt)》就是一部充分描寫了上述全球階級制度的關于石油的小說。Munif融合魔幻現實主義風格、諷刺文學和民間故事的比喻手法,塑造了數百名阿拉伯人、美國人和歐洲人的形象,借此挖掘出毀滅的綠洲、遭到暗殺的異見人士、被破壞的罷工以及遭石油公司收買的當權者和技術官僚等等一系列看不見的、已被遺忘的故事。

這個世界由受剝削的工人和工程師組成,他們被困在由種族和地理因素塑成的等級秩序當中。在Munif筆下,美國人甚至成為了當地埃米爾(阿拉伯國家的貴族頭銜)和高官頂禮膜拜的主人。緊隨其后(受到尊敬的)是歐洲人,再其次是來自其他大陸的會說熟練英語的阿拉伯人。負責做苦力活的是原先從事漁業牧業的阿拉伯人,這些人的自主權已經被上班的工資綁架了。

聊產業、做金融,上潮汐!

《鹽之城(Cities of Salt)》

事到如今,在負責石油貿易的大型油輪上,這樣的種族分工仍在有效執行。普通海員來自地球南部(大多來自菲律賓),而高級船員通常是俄羅斯人、烏克蘭人或是東歐人。根據原籍國的不同,高級船員和普通海員的工資有著天壤之別。

隨著“開放登記(允許外國船舶在本國登記注冊)”的出現,或說是國際運輸工人聯盟(International Transport Workers’ Federation)所稱的“方便旗(一國商船不在本國而在它國注冊,不懸掛本國旗而懸掛注冊國國旗)”的出現,勞工階層分化進一步加劇。

進行開放登記的油輪比集裝箱船數量多很多,部分原因在于沒有石油貿易就沒有方便旗,另一個原因還在于油輪貿易的市場細分問題更容易被用來牟取暴利。

一只商船若是懸掛某一國家的國旗,它就必須遵守該國的規章制度。開放登記制度允許歐洲或美國公司擁有或運營的船舶掛上巴拿馬、利比里亞(或是包括內陸國家在內的其他數十個國家)等地的國旗,而這些國家的環境法和勞動法執法都相對松懈,課稅較低,幾乎不存在監管和問責制度。

一戰過后,美國首先建立起了開放登記制度,主要是為了讓運營香蕉運輸船和油輪的美國公司獲益,其中最重要的兩家公司是聯合果品公司(壟斷香蕉貿易,現改名為金吉達品牌國際公司)和標準石油加州子公司。為了提高利潤,這些公司向船員支付的工資遠低于原籍國標準,船只狀況不佳,還對昂貴的安全規則棄之不顧。

B. Traven于1926年出版的小說《The Death Ship》就描寫了這些船只的故事,這本令人痛苦的小說幾乎沒有虛構成分。在20世紀初期的某一階段,絕大多數美國油輪都轉向了巴拿馬、利比里亞和馬紹爾群島這些忠實依賴強國的附屬國去進行開放登記。

聊產業、做金融,上潮汐!

《The Death Ship》

方便旗為油輪大開方便之門,石油貿易也因此被認為是利益的沃土。于是,二戰過后,當希臘航運業巨頭壟斷了海運市場,其中最聰明(或說是最無恥)的一位大佬——亞里士多德·奧納西斯(Aristotle Onassis,已故希臘船王,曾為世界首富,前妻為前美國第一夫人杰奎琳·肯尼迪)就將自己的所有一切都押在了油輪上。

那時,奧納西斯的希臘競爭對手都在爭相收購適合運輸礦石和糧食的散貨船,而他則以極低的價格從戰時的美國運輸司令部購入了退役的油輪,還用了新穎卻又有些鬼祟的融資手法購買現役新船。而后,奧納西斯將所有船只都用于向急需燃料推動戰后重建和發展的國家運輸石油。

作為奧納西斯的眾多傳記作家之一,Doris Lilly曾暗示過奧納西斯買油輪且“買到就是賺到”的另一個原因。即使是在最初的幾十年里,油輪裝卸的自動化程度也遠高于干貨船。首先需要管道把石油運到船只的儲油罐上,之后需要閥門和傳感器來測量儲油罐有多滿,但只要少數工人就可以完成這些過程。

裝貨入袋上貨盤需要碼頭上很多工人幫手,而許多工人都加入了工會,要求公平的工資和安全的工作環境。奧納西斯認為,減少碼頭工人的數量或將減少工人反抗的可能性,并且提高裝卸貨物的效率。

奧納西斯在全球富豪階層的驚人崛起給了他信心,認為世界上最富有的石油公司當中,僅有一家可以挫他的銳氣。

19世紀50年代,加州標準石油公司的子公司沙特阿美從沙特政府手中獲得了產油特許權,但協議中并未具體規定出口條款。奧納西斯試圖通過游說沙特政府來獲得運輸沙特石油的獨家特許權,以此顛覆沙特阿美對石油運輸的壟斷。此舉為標準石油公司和中東石油巨頭帶來了過大的壓力。

有一段時間,人們普遍擔心沙特將步伊朗后塵進行石油國有化——否則它為什么想要一家獨立的油輪公司呢?

當時,從美國中情局(CIA)和杜勒斯兄弟(在艾森豪威爾總統任內擔任國務卿的約翰·杜勒斯與中情局局長艾倫·杜勒斯)到英國政府和另一位航運業巨頭Stavros Niarchos全都聯起手來保衛沙特阿美,反對上述無禮行為。奧納西斯的船只遭到包括沙特阿美競爭對手在內的所有石油公司的抵制。外交官與間諜齊齊飛往沙特首都利雅得游說國王收回下放給奧納西斯的特許權。

聊產業、做金融,上潮汐!

艾倫·杜勒斯(左)與約翰·杜勒斯兩兄弟,1948,圖源:《紐約時報》

作為最后的手段,沙特阿美向歐洲一家商業仲裁法庭提起了針對沙特(和奧納西斯)的訴訟。最終,一個由歐洲和北美法學家組成的強大團體作出了不利沙特的裁決,并宣布其產油特許權賦予了沙特阿美一定程度的主權。這一決定捍衛了強大的西方企業的權利,使它們免于受全球南方國家(亞非拉和加勒比地區的中低收入國家)對本國石油行使管轄權、控制本國貿易的運營和管理的影響。由此,西方石油公司的霸主地位一度有所恢復。

如此這般的強硬手段并非新鮮事。貿易抵制、商業仲裁疊加暴力干預的手法已經被用來迫使支持石油國有化的頑固分子就范。

1920年,蘇聯將位于阿塞拜疆首都巴庫的石油公司國有化(包括瑞典諾貝爾家族在那里的全部財產)。此舉導致阿塞拜疆在全球石油市場的份額急劇下降。1938年,墨西哥將石油國有化的行為促成了西方石油公司的一項規定:未來所有的特許經營權合同——不僅是在墨西哥,而是包括世界各國——都應在國際法庭上進行仲裁(20年后,這一規定幫了沙特阿美一把)。1951年,伊朗將英伊石油公司(即后來的英國石油公司BP)收歸國有掀起了各國對伊朗石油的航運抵制,還引發了一場由英美策劃推翻時任伊朗總理Mohammad Mosaddeq的暴力政變。

19世紀70年代,阿拉伯地區各產油國的石油公司之所以能夠成功國有化,很大程度上是因為這些國家在向之前的所有者支付過高費用的同時,還給了這些外國公司政治和財務的雙重保證,使它們在新石油工業中繼續保持主要投資者的地位。

當中東石油被收歸國有,媒體和政界都開始將OPEC描繪成勒索全世界的惡棍。西方石油公司大肆掠奪破壞的老舊故事已被逐漸遺忘,但當然也有例外:在某些地方,隨石油巨頭而來的暴力已經不可磨滅重塑了當地的政治和日常生活。

正如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巴勃羅·聶魯達(Pablo Neruda)近八十年前在其有關標準石油公司的詩中所寫的那樣,石油貿易將原住民的土地變成了“占地百萬英畝的抵押貸款”,并在“國家、人民、海洋/警察、郡議會/偏遠地區”之間形成了一種惡性貿易。事實證明,這些變化相當持久。

2016年底,《金邊郵報》記者注意到柬埔寨與新加坡的貿易數據存在矛盾:新加坡海關記錄顯示,從柬埔寨進口的沙子價值7.5億美元,但柬埔寨官方公布的出口額僅有500萬美元。2009年,柬埔寨曾明文禁止沙子在不受監管的狀況下出口。由此,上述兩個數字之間的差異表明,自柬埔寨快速枯竭的河流中非法開采沙子的情況存在漏報。

在全球南方國家的沙灘與河流上走私、非法開采沙子的行為有點像海盜。那些生計被剝削和債務毀于一旦的人,為了一份微薄的收入,只能把沙子從聚居地運走。而付給這些人工資的企業和商人則都待在遠離掠奪地的空調辦公室里。當廉價的沙子被“點石成金”,變成全球貿易之路上的理想商品,利潤空間也就隨之達到頂點。

擁有漫長海岸線與豐富河流地形的國家已經成為其他國家和本國逐利商人的獵物,沙子遭到瘋狂掠奪。無論合法或是非法,礦工們已經將柬埔寨和緬甸的河流剝奪得只剩下沙質河床和沙灘,嚴重改變了河流的流動模式。這些河流中沉積物的質量和體積發生了變化,盡管之前的生態系統類型豐富,但現在已經不適合農業和漁業。

河流沙質貧乏,湍流侵蝕河岸,破壞包括堤壩和橋梁在內的基礎設施,然后淹沒沿河村莊。在推土車將沙子運向其他海岸后,位于塞內加爾、塞拉利昂和摩洛哥的沙灘一夜之間消失無蹤。作為一個由17500至18500個島嶼組成的群島(實際數量尚有爭議),印度尼西亞的環礁已因非法開采沙子而消失。

環境科學家Orrin H. Pilkey和J. Andrew G. Cooper曾在兩人合著的《最后的海灘(The Last Beach)》當中列舉了如此采沙的影響:海岸線慘遭侵蝕、海岸動物棲息地飽受破壞、沙丘及長在上面的植物群集體消失。海岸線更容易受到海平面上升、海嘯、颶風和海洋在風暴中產生的激流的影響。在世界的一角打造資本主義的夢幻宮殿,會讓另一個地方失去海灘和農業繁殖力。

非法采沙還造成了其他傷亡——受害的不僅是生態系統遭到破壞的生物,還有試圖叫停這一行為的活動人士。在亞洲和非洲,搖身一變成為了草根活動家的農民與漁民受到恐嚇、毆打和槍擊。

2017年5月,Yadav家族的三名成員——Niranjan、Uday和Vimlesh就被在村子附近(印度東部賈坎德邦Jatpura村)附近河岸非法運沙的暴徒殺死了。2018年6月,岡比亞警方曾向采沙抗議者開槍,造成兩人死亡。還有許多其他遭到暗殺的活動人士仍是無名之輩。無論是被走私者或是警察殺死,死去的活動人士都是生態戰爭的先驅。

而隨著資本主義發展進一步蠶食地球,生態戰爭只會愈演愈烈。在這一場針對全球環境公地的襲擊中,石油也扮演了重要角色。如今,產油的部分過程也需要大量的沙子。

水力壓裂法(fracking)是從頁巖中開采石油的一種方法。在此過程中,高壓水被壓入巖層,巖石隨之破裂;水帶著成千上萬噸沙子涌入支離破碎的巖石,支撐當中的裂縫。然后,頁巖油經由多孔砂流入萃取管道。

與混凝土用沙不同,壓裂砂的大小和形狀十分均勻,且只能從因重大地質事件而產生均質硬化顆粒的特定地點開采。美國既是壓裂砂最大生產國,同時也是最大消費國。壓裂砂最佳儲層就在北美五大湖地區。被提取出來以后,壓裂砂需要經過一系列復雜的清洗、干燥和化學處理,才能跟頁巖進行親密接觸。

聊產業、做金融,上潮汐!

水力壓裂法圖解,圖源:netivist

沙子又進入了一種全新的應用領域,這也標志著全球貿易的另一重大轉變:作為石油市場的一員,頁巖油的重要性日漸上升。

2017年,美國產油量顯著增加(增幅69萬桶/日),彌補了沙特原油產量的大幅下降(降幅45萬桶/日)。由于頁巖油產量不斷增長,美國年均產油量已經超過了沙特與俄羅斯。目前,借由水力壓裂法產出的石油占美國原油總產量的一半。這種開采石油的新方法不僅改善了人們的生活,還改變了勞動制度,但也危及了當地的生態系統。

一旦Keystone XL輸油管道完工,加拿大的油砂和墨西哥灣沿岸的煉油廠就將連接在一起,沿途運輸從美國中西部的頁巖油田中開采出來的石油。管道在美國的部分避開了城市,卻將蘇族部落保護區一分為二。建設管道的每一步都飽受活動人士和當地社區的挑戰。加拿大政府對管道發源地以及通往美國邊境的沿路大部分地區均宣示了主權,但當地原住民的一個種族分支——第一民族(First Nations)無視了當局對未割讓領土的主權要求。

無獨有偶,美國立巖地區印第安原住民保護區的水之保護者(Water Protectors,立志保護地球水資源、支持本土青年和女戰士的活動人士)以及來自整片北美大陸的環境和政治活動家也對建設橫跨美國中西部的輸油管道Dakota Access Pipeline頗有微詞。

聊產業、做金融,上潮汐!

水之保護者,圖源:Earth Island Journal

為了保護自己的生活世界不被這條管道所帶來的生態災難所影響,這些人發起運動進行抗議,目前甚至吸引來了不少公開的敵軍,比如試圖從內部滲透、威脅和分裂這些運動的臥底警察、企業傭兵還有商業間諜。

這場斗爭針對的不僅是輸油管道,還是整個頁巖油行業的爆炸性增長。對于肆無忌憚的現代礦工而言,頁巖油是一筆豐厚的財富;但對于生活和環境慘遭破壞、流離失所的土著社區而言,則是一場災難。

在建管道若是經過國內的風景區,便會涉及財產所有權轉讓的問題,有時甚至需要征用私人或公共土地。跨越國界的路線受制于國際沖突,路線本身甚至就可能產生這樣的沖突。

比如沙特阿美的跨阿拉伯輸油管道(TAPLine),由美國建筑公司比奇特爾于19世紀40年代晚期建造,位于沙特東部的油田和黎巴嫩西頓之間,建成時是世界上最大的輸油管道。

當時,敘利亞政府反對管道通過該國領土,美國中央情報局借機為敘利亞時任陸軍參謀長胡斯尼?扎伊姆(Husni al-Zaim)發動政變提供了便利。政變過后,敘利亞經歷了長達15年的動蕩,期間更穿插有多次政變與反政變,但管道也隨之得以穿越敘利亞領土。掌權僅僅四個月,扎伊姆就慘遭廢黜與處決。

第三次中東戰爭(以方稱“六日戰爭”)過后,過境費引發沖突疊加以色列占領戈蘭高地,TAPLine在約旦以外地區的石油運輸被叫停,管道在敘利亞、戈蘭高地和黎巴嫩的部分均無法運作。

1990年,當約旦選擇支持時任伊拉克總統薩達姆·侯賽因入侵科威特,沙特完全切斷了通過TAPLine所進行的石油運輸。在那時,沙特已經修建了一條從波斯灣沿岸油田通向紅海碼頭的輸油管道,選擇路線時繞過了主權問題頗有爭議的霍爾木茲海峽和曼德海峽。飽受暴力困擾的,不僅是海上石油貿易,還有輸油管道的無阻暢通。

石油和沙子的貿易如此相似,其原因在于,在世界的一角被生產出來的這兩種商品,任何一種都左右著全球各國的政治走向。國際貿易對每個國家影響不同,但確實具有全球性的后果。

針對國際貿易,特朗普祭出了民族主義條款,這或許已經暴露了美國的全球經濟實力框架——永遠受到國家強制力的保護;無論是保護主義條款還是自由貿易條款,永遠都至高無上。

然而,必須指出的是,只有那些經濟規模足夠大、實力足夠強大、能夠在競爭中先人一步、取得重大領先優勢的國家,才能真正實現貿易自由化。

全球不平等現象的影響不僅體現在不同國家之間,也體現在各國內部。隨著頁巖油滲入地下水、水力壓裂法引發地震,還有數千年積累下來的泥沙和砂礫被用于制造更多電子產品、建造更多摩天大樓,貿易促進了當地和全球共同擁有的社會商品被進一步分配。

掠奪公地商品的爭議究竟有多大,其中一個衡量標尺為保護地球水源、河床、所剩無幾的海灘的廣度、深度和暴力程度。

責任編輯:劉文強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本網站無關。本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

七禾網

七禾網

價值君

價值投資君

投資圈APP

七禾網APP投資圈(安卓版)

投資圈APP

七禾網APP投資圈(蘋果版)

本網站凡是注明“來源:七禾網”的文章均為七禾網 www.vjhfl.live版權所有,相關網站或媒體若要轉載須經七禾網同意0571-88212938,并注明出處。若本網站相關內容涉及到其他媒體或公司的版權,請聯系0571-88212938,我們將及時調整或刪除。

聯系我們

七禾研究中心負責人:劉健偉/翁建平
電話:0571-88212938
Email:57124514@qq.com

七禾科技中心負責人:傅旭鵬/相升澳
電話:13758569397、13735447366
Email:894920782@qq.com

七禾網總經理:章水亮
電話:0571-85803287
Email:516248239@qq.com

七禾研究員:唐正璐/李燁/劉文強
電話:0571-88212938
Email:7hcn@163.com

七禾網上海分部負責人:果圓
電話:13564254288

七禾網深圳分部負責人:葉曉丹
電話:18368886566

七禾網產業金融部:林秋宏
電話:15990119543

七禾財富管理中心
電話:4007-666-707

七禾網

價值投資君

投資圈APP(安卓版)

投資圈APP(蘋果版)

七禾網投顧平臺

融界教育

傅海棠自媒體

沈良自媒體

七禾上海

? 七禾網 浙ICP備09012462網絡信息服務許可證-浙B2-20110481 七禾網通用網址證書號 20110930138884940 軟件開發/網絡推廣營業注冊號 330105000154984

浙公網安備 33010302000028號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浙B2-20110481]
認證聯盟

技術支持 本網法律顧問 曲峰律師 余楓梧律師 廣告合作 關于我們 鄭重聲明 業務公告

中期協“期媒投教聯盟”成員 、 中期協“互聯網金融委員會”委員單位

七禾網是您的互聯網私人銀行,是個人投資和家族財富管理綜合服務平臺。

[關閉]
[關閉]
[關閉]
中国足彩胜负彩网
足彩胜负彩新浪对阵表 12102足彩胜负彩 足彩胜负彩18102期专家推荐 9月足彩胜负彩 中国足彩胜负彩开奖 足彩胜负彩怎么玩法 足彩胜负彩都买要多少钱 足彩胜负彩比分直播 足彩胜负彩半全场 18120期足彩胜负彩开奖 足彩胜负彩开奖结果 足彩胜负彩奖金怎么算 足彩胜负彩18133期分析 365足彩胜负彩 足彩胜负彩18126赛果